搜索

少数民族里的土族有什么神话传说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8 16:31 | 查看: | 回复:

  土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员,主要分布在青海省的互助土族自治县、大 通回族土族自治县、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黄南州同仁县及甘肃省的天祝、永登、 卓尼等县。据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总人口为191,624人。千百年来,土族及其先 民在苍茫雄浑,层峦叠嶂的祁连山麓、河湟两岸繁衍生息,并与当地其他民族一道 辛勤耕耘,和衷共济,为开拓祖国的西部边睡,繁荣中华民族灿烂文化作出了不可 磨灭的贡献。土族自称“蒙古尔”或“蒙古尔孔”。其族源尚无定论,有“吐谷浑说”、“ 蒙古说”、“白鞑靼说”和“沙陀吐厥说”等。不过,从有关历史记载及史学家的 研究来看,“吐谷浑说”较为合理一些。诚然,在其发展中则吸收乃至融合了其他 民族的某些成份。土族不仅具有悠久的历史,而且还创造出灿烂的民族文化。尤其 是内容丰富、艺术精湛的民间文学(包括神话),世世代代口传耳闻,深受广大人 民喜爱。

  有人认为,神话是原始人类智慧的结晶,而土族则形成于明代,因此,缺乏产 生神话的社会基础。实际上,这是一种偏见,至少是一种误解。土族及其先民与其 他民族共同体一样,有其独自的繁衍发展史,经历了史前时期、野蛮时期、蒙昧时 期,最后进入文明时期。千百年来,在同自然作斗争的过程中,一方面由于生产力 极为低下,人们的思维能力很简单,不可能掌握自然规律,更无法征服自然界。在 他们看来,宇宙的起源、天地万物演变,复杂的社会生活都是不可理解的。尤其是 纷繁的自然现象诸如日月星辰的隐现并何以悬空而不坠;那大地山川何以形成;草 木花卉何以在地上生长;风雨雷电的产生;春夏秋冬的交替;生老病死的无常等等 ,更使他们迷惑不解。于是,便开始寻觅答案。结果找到了神,认为凡此变化莫测 的现象,归结为超自然力的神在那里指挥着、控制着。太阳有太阳神、风有风神, 以至雨、雷、山、水、火、树木等等都有自己的神。他们把这种幻想和自己的劳动 生活以及现实生活中产生的英雄结合起来,创造出了许多神的故事。另一方面,在 那蒙昧或半蒙昧时期,土族先民们用幻想和想象去寄托对自然力的征服和美好理想 的追求。这样,神话也就成为最理想的体裁形式了。马克思说,神话是“在人们幻 想中经过不自觉的艺术方式所加工过的自然界和社会形态。”(马克思《政治经济 学批判:导言》)神话虽然采取了幻想的形式,但却强烈地表现出土族先民要求驾 驭自然,支配自然的意志和愿望,艺术地再现了土族先民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繁 衍发展史。随着社会的发展,即“对于自然力有了现实的支配”之后,土族神话也 和其他民族的神话一样,成为教育后代不断拼搏、积极进取的教科书,保存在人们 的记忆之中。土族不仅有神话,而且蕴藏量较为可观,就已经发掘出来的神话来看 ,即有创世神话,又有人类繁衍神话和农业起源的神话。此外,还有的则是一些自 然现象的解释,等等。现分类简述如下:

  1.创世神话。《天地形成》、《阳世的形成》、《日蚀和月蚀的传说》等, 反映了土族先民关于阳世(宇宙)形成的丰富想象力和初始萌生的哲学思想,同时 也表达了他们以想象和幻想去征服自然和支配自然的愿望。《阳世的形成》和《天 地形成》所反映的是人们对世界起源与万物形成的原始认识,主题内容基本相似。 一为天神射金蛤螟,一为智慧仙人射怪兽形成了阳世。对此二则神话主题内容的比 较分析来看,似乎为同一神话在不同地区流传的变体。神话中因智慧仙人(或天神 )用神话制伏金蛤煌(或怪兽),不仅创造了阳世,而且还确立了大地的东西南北 中五行方位。很显然,这里的五行说与我国古代用金、木、水、火、土五种物质来 解释世界万物生成起源及五行相生相克的说法基本吻合。具有朴素的唯物论和辩证 法因素。土族先民在假想宇宙形成的同时,还提出了万物由金、木、水、火、土五 种基本物质元素构成的观念。诚然,这种朴素的观念还带有极大的猜测性,因为人 们用幻想艺术地描述“自己的史前时期”。《日蚀和月蚀的传说》是说自开天辟地 ,天上出现了日月星辰之后,有个怪兽常常挡住太阳和月亮。有位神仙用金刚法器 打得它浑身窟窿,再也挡不住日月了。可它的尾巴没有被打掉,时而挡住日月,造 成日、月蚀现象。民间还有“天狗”吃太阳、月亮而发生日、月蚀之说,至今每遇 日蚀,土族老人们按传统古俗疾呼高喊、敲鼓击锣,为太阳神助威,神人合力战胜 怪类。毫无疑问,无论天狗,还是怪兽,都具有超自然的神力,人们幻想借助神力 制伏邪恶势力,争取幸福生活。

  2.人类繁衍神话。《打柴郎的故事》、《黄牛大力士下凡》、《仙人警告勒 瓦扎》等是上族先民根据自己的幻想与想象去试图解释人类繁衍及各种自然现象的 产物。《打柴郎的故事》是一则叙述人类起源的神话故事。打柴郎每天上山打柴时 ,把自己的午饭分一半给石狮。一天,石狮突然说地球要翻动,要打柴郎藏在它的 嘴里。打柴郎幸免大难,但周围的人却在地球翻动中死光了。打柴郎十分寂寞,想 着自己的同族,便按照人的模样,捏了一些泥人,以解自己苦闷。不料,没过多久 所捏人全复活了。从此阳世上又有了人类。《黄牛大力士下凡》反映了土族先民对 黄牛耕地这一生活生产实践活动的认识。传说玉皇大帝造出人类并安置在大地上之 后,派黄牛大力士传旨,叫人们“每天吃一顿饭,洗三次脸”。而黄牛大力士误传 为“一日吃三顿饭,洗一次脸”。造成人间生活的困苦,犯下大罪,被贬下凡间, 为人们耕耘造福。《仙人警告勒瓦扎》是一则崇信超自然神灵的神话。当天地混饨 结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天上出现了日月星辰,浩淼的大海之中,耸立着须弥 山。海里的怪兽勒瓦扎常常兴风作浪,搅得须弥山东摇西晃。神仙为了制伏水怪, 便派大鹏前去警告,水怪不听。神仙大怒,化作大鹏亲自下界降伏水怪。经过一番 较量,水怪求饶图生,不再作怪。

  3.农业起源神话和解说自然现象的神话。《素布乌拉》、《龙王入驻西域》 、《三岁神童种庄稼》等是反映土族先民对农业起源的认识和自己生存环境形成的 解释性神话故事。《素布乌拉》是一则附合自然景观的神话传说,把天然生就的形 如佛像、佛塔、佛经的自然地貌视为世间释教“三宝”再现,不仅佛化了崖寺的自 然景观,而且给崖寺罩上了千载不能破译的神秘光环。实际上,神话中的自然景观 无疑是地核地壳运动造成地震而形成的奇特地貌,但人们都以幻想与想象来解释, 进而编织出引人人神的神话故事,以表达人们对其崇拜和颂扬。《龙王入驻西域》 是叙述龙王从东海入驻青藏高原,护估土族人民安居乐业的神话故事。形象地反映 了人们图腾信仰观念。《三岁神童种庄稼》则是反映了人们在与自然斗争中借助神 力驯服黄牛,为自己耕耘,创造美好幸福的生活。很显然,这则神话传说无疑是土 族先民从游牧业经济向农业经济转化过程中产生的。“三岁神童”隐寓土族先民在 进入农业经济之初尚处于幼年时代。他访贤求教,寻求生活道路。经仙人三次指点 ,驯服了牛,开始犁地种田、收获。神话里指点神童并赐给人间青棵种籽的神仙是 智慧之化身,处于从属地位,而战天斗地、驯牛辟地、奋力拼搏的却是具有神力的 人,他刚毅勇敢、百折不挠,经过不懈努力,夺得农业丰收。其中现实主义因素比 早期的神话流露得更为明显,虽然仍崇拜万能的神灵,但已经剔除了怪异不经的因 素,更多地着重于现实和现实生活中的英雄人物了,并且把对神灵的崇拜转变为对 智慧的无限崇尚,把神灵的恩赐与英雄人物的拼搏精神结合起来,表达了人们征服 自然的决心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考察土族神话的发展、演变规迹,首先从原始神话《天地形成》等创世神话逐 步向以人们依存繁衍的神话演化,然后又以大地为对象的《素布乌拉》等神话传说 演变,继而向改造自然、支配自然,为创造和改善自身生存环境为内容的《三岁神 童种庄稼》等神话传说演绎。同时,神话在演绎过程中逐渐渗入人们现实中所信仰 崇拜的宗教神灵之因素。土族原始信仰自然神(如长生天及万物有灵的诸神)到后 来信仰萨满教(如“翁衷桑”等),随着社会的发展,民族间文化艺术的交流日益 频繁,道教、释教、儒教等宗教文化也相继传入土族社会,对人们的社会生活、观 念形态产生深刻影响,关于这一点,可以从神话中得到印证。《二郎生传》、《真 武祖师》等即是道教传播土族地区的遗迹。《仙人警告勒瓦扎》等则是释教特别是 藏传佛教传播土族地区的典型之作。此外,儒家学说亦曾传播到土族地区,在《素 布乌拉》中即有“素布乌拉右手拿着什么?素布乌拉右手拿着笔砚”之歌词,即是 例证。如果说上述神话分别受到各种不同宗教文化的影响,那么《混沌周末歌》则 是几种宗教文化在同一作品中得到集中反映。《混饨周末歌》称:从无天无地的混 沌中孕育了石卵,石卵八百年后生盘古,盘古拿开天钻和辟地斧开天辟地,形成三 十二天,中间还差黄金天,女蜗娘娘割下金蛤蟆的舌头,补了一层黄金天,补齐了 三十三天界。伏羲女娲兄妹通婚留下了人烟;孔子、释迦牟尼和老子创立了儒、释 、道三教。歌中还对三教始祖的姓氏由来作了形象的解释。说“老子当初不姓李, 因为有月妇人忙把梨(谐音“李”)子吃在肚,怀胎十二年生老君。”“我佛当初 不姓释,没月妇人忙把柿(谐音“释”)子吃在肚,怀胎九年生我佛。”“孔子当 初不姓孔,圆月妇人忙把琨(谐音“孔”)石吃在肚,怀胎三年生孔子。”于是, “道家留下了金木水火土,释迦留下了生老病死苦,儒家留下了仁义礼智信”。

  土族神话总体上来看,与远古昆仑神话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是昆仑神话的重 要组成部分。它蕴涵着土族及其先民朴素的哲学思想、宗教意识以及崇尚智慧和英 雄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土族先民正是通过这些神话集中反映自己对宇宙万物形成的 认知观念,表达征服和支配自然的强烈愿望。并在关于宇宙形成的丰富想象和实践 中萌生了哲学思想,他们试图根据自己的幻想和想象解释各种自然现象,逐步产生 和形成了宗教思想观念。这样,神话中便注人了对“万物有灵”的超自然神灵的信 仰和崇拜成份。随着不断地演化,神话越来越接近生活,接近现实,甚至把神的恩 赐与英雄人物的拼搏精神结合起来,以表达征服和驾驭自然的决心。于是,后期产 生的一些神话中染上了传说的色彩,这些神话传说因而更能鼓舞人们自觉地去征服 自然,改造自然,并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强化自身改造。这对砥砺人们的道德情操, 净化人们的思想感情,增强民族凝聚力等曾经起过巨大的促进作用。

  神话是“人们想象中经过不自觉的艺术方式所加工过的自然界和社会形态”, 那么,时至今日,人们却自觉地把神话作为真正的艺术加以渲染,美化充实生活。 近年来,土族艺术之乡――“五屯”的土族艺术家们(当地人称“热贡拉索”)根 据诸多神话故事创作出丰富多彩的绘画和雕塑艺术品,流播在国内外许多地方,为 世人赞誉。

本文链接:http://thezztops.com/minhehuizutuzuzizhixian/424.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